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九龙天棺_ 第二十三章 空白的记忆-

时间:2021-07-02 18:3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雨沐石小说九龙天棺 第二十三章 空白的记忆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看着照片上的字,我连着读了好几遍,都没明白是什么意思?



    孔雪和石涛也凑了过来,对着照片后面的字看了一会儿,也都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

    我再次看向萨迪克,“我二叔,当时留下这行字的时候是怎么说的?”



    萨迪克想了想,“特没有什么太特别的,情况是这样的......”



    当时,二叔说要找的人叫卓然的时候,萨迪克仔细的回忆了一下,发现方圆十几公里之内他认识的人里,并没有一个叫做卓然的。



    萨迪克从年轻时就是一个喜欢交朋友的人,所以附近的人他十分熟悉。因为二叔说的人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,所以他就问二叔,会不会他要找的这个人并不在附近。



    二叔摇了摇头,说:“这个人当然不在附近,他在里面。”说着指了指远处无尽的沙漠。



    萨迪克一听却连连摆手,“不可能,也就是沙漠外围的地方还有些人烟,再往里走,就是沙漠无人区了,那里不可能有人的。”



    二叔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。



    萨迪克不明所以,只是愣愣的看着二叔。

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二叔伸手把萨迪克手里的照片拿了过来,掏出一支笔,在上面写了一行汉字,那个时候萨迪克认识的汉字不多,所以更加不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

    二叔告诉他,也许在二十年或者更久之后,如果萨迪克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姓卓的人,就把照片给这个人看,然后告诉这个人,就说他会在沙漠里面等这个人。



    看着照片上面的字,我实在想象不出,那个平日嘻嘻哈哈的二叔,当年竟然还做过这样的事情。



    二叔留下的这句话,显然是留给我看的,但是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?他到底想告诉我什么呢?



    还有让我费解的一点,二叔怎么可能会未卜先知,知道将来会有一个姓卓的人来到这里,他为什么会这么肯定,其实我们来到这里完全是随机的,而且也不是我的意愿,如果我们不是来到萨迪克这里,而是从别的地方进沙漠,那么二叔留下的这句话又给谁看呢!



    二十年似乎成了一个节点,太多的事情在那个时候发生。但是这次我们的发现尤其不能让我理解。



    我没有想到,二十年前的事情竟然会和我扯上关系!我那个时候刚刚六岁吧,我那个时候怎么可能会到沙漠中去,而且我那个时候,应该还在父母的身边吧,或者刚刚上学。



    可是,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,我竟然惊讶的发现自己真的想不起来,自己那个时候在干什么了。



    我一下坐在椅子上,用力闭上眼睛仔细的搜索着自己的记忆,希望能在里面找到关于自己六岁之前的任何回忆,但是我想了很久,惊讶的发现对于六岁之前的事情,我竟然没有一丝回忆。



    我一下子慌了,二十多年了,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也没注意过这些事情,但是如今真的认真的想起来,却发现了这真的有些不太对劲。



    我想不起来在六岁之前发生的任何一件事情!如果说那个时候的我还小,没有整段的记忆,但是零零碎碎,只言片语的记忆,还是应该有的。但是我竟然一点都没有,仿佛那段时间是空白的。



    我忽然变得害怕起来,难道我真的有些问题!但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!



    想到这些,我不禁的摇了摇头,心里默念着,二叔啊,二叔!你到底做过些什么?现在又在做着什么呢?我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!



    我站起身来,忽然觉得头有些发晕,走起路来有些踉跄。孔雪急忙上前扶住我,“卓然你没事吧?”



    我强笑着摆了摆手,“没事,我有点累了, 想先去休息。”我拍了拍孔雪,“我自己能行!”说完,我走到院子,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

    孔雪本来还想跟来,但是被石涛拉住了,轻轻的对孔雪说道:“让他自己静一静吧。”



    我走到院子里,看着远处荒凉的沙漠,透出的一股肃杀的气息。在那无尽的黄沙深处,到底隐藏着什么呢?



    我走进自己的房间,一头倒在床上。脑子里混乱无比。我忽然意识到,我已经陷了进去,深深的想了进去,深到已经难以呼吸,而把我拉进去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。



    过往的一幕幕的不受控制的在我的脑子里呈现,我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整理思路,我觉得必须尽快找到二叔,问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!我决定这次不管他说什么,不管他怎样推诿,我都不会放弃,我一定要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!



    想着想着,我便沉沉睡去。睡着之后,我做了一个梦,梦到了我自己正站在沙漠中,周围一片昏黄,沙粒飞满空中,连天都变成了黄色。黄沙连天,分不清哪里是沙漠哪里天空。这个情景给人的感觉应该是狂风大作,但是我却感觉不到一丝风力。



    我站在其中,努力的寻找出去的方向,但是四周都是遮天蔽日的黄沙,我根本无法判断自己的方位。



    忽然间,透过漫天飞舞的黄沙,我似乎隐约看到在我前方不远处,有一个矮小的身影。看上去像是一个孩子。



    我急忙向前走去,尽管我感受不到风力,但是弥漫着的沙粒碰到我的脸上,我还是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。



    我一边向前走着,一边喊道:“喂!等一下!”



    前面的孩子大概是听到了我的喊声,略微停顿了一下,但是并没有回头。我一见他停下,急忙加快了步伐,但是前面的孩子脚步只是一停,却又立刻奔跑起来。



    我一见就是一惊,急忙也跑着追了上去,我几步赶上了他,一把抓住他的胳膊,“你这孩子,多危险啊!为什么跑?”



    那孩子慢慢的转过头,我一看到孩子的脸,一下子吓得跌坐在了地上。



    因为那张脸,分明就是我小时候的样子,这孩子竟然是我自己!



    这孩子看了看我,微微一笑,转身继续向前跑。我缓过神来,起身又追了上去。



    很快就我看到了那孩子的身影,他正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,定定的看着前方。我加快脚步,可就在我距离孩子还有不到两米的时候,我突然硬生生的刹住了脚步。



    因为我看到,在那孩子的前方,是一个无比巨大的深洞。



    这,这不就是虚阒之眼吗?可虚阒之眼不是在海岛深处吗?怎么会到了沙漠里?



    我想叫那个孩子,但是我该叫他什么呢?我?小卓然?



    我长了长嘴喊道:“喂,小朋友,快回来!那里危险!”



    这次这个孩子听到了我的声音转过了头来,看着我微微一笑,抬起稚嫩的小手,指了指我,又指了指自己。



    我还没看明白,突然震惊的看到,那孩子身体向后仰,慢慢的向身后的虚阒之眼中倒去。



    我大惊失色,两步跨过去,伸手就想去抓那个孩子,但是我还是慢了一步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慢慢的消失在漆黑的巨洞中。

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奇怪,就好像当初在海岛古墓中,我自己摔进虚阒之眼时的那种感觉。、



    我大叫一声,一下子坐了起来,却发现自己还躺在床上。另一张床上的石涛,听到我的声音醒了过来,“卓然,你没事吧?”



    我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,“没事涛哥,只是做了个噩梦!”



    石涛点了点头,递给我一杯水,“别想太多,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,放松点,这样会影响你自己的判断的!”

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了。”



    重新躺在床上,回忆着刚才梦,那种感觉很真实,我甚至还能够感受到那种黄沙拂面的感觉。



    我昏昏沉沉,半睡半醒的一直熬到了天亮。我听到旁边的石涛起床洗漱,然后走出了房门,虽然我躺在床上也没有多么舒服,但是我却仍然不愿意动。我就这样躺着,让脑子什么也不想,直直的看着房顶。



    直到孔雪来敲了敲我的房门,“卓然,卓然,你醒了没有?”



    我这才从房顶上收回了视线,“啊,醒了。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我话音刚落,孔雪一下推门走了进来,昨天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脱了上衣,孔雪一进来我下意识的拉起被子盖在了身上。



    孔雪白了我一眼,“德性吧,谁愿意看你似的!”

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“怎么了?是该吃早饭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猪一样,醒了就吃!”孔雪指了指外面,“达吾提醒了,我们打算跟他谈一谈向导的事情,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


    “去!”我撩起被子,坐了起来。



    “你!”孔雪红着脸,急忙转头走了出去。



    我不禁摇了摇头,“这女人啊,真奇怪,不怕看,你跑什么啊!”



    我洗漱了一下,然后跟着孔雪来到了堂屋,屋子中间的桌子上已经摆上了很多的早餐,有烤包子,奶茶,馕。



    达吾提此时正坐在桌旁,一只手里拿着一个馕,另一只手端着一碗奶茶,正在大口大口的吃着。



    看着这个吃相,孔雪皱了皱眉,“这个人倒是好胃口!别再是个蒙吃蒙喝的主儿吧!”



    听到孔雪的话,达吾提慢慢的抬起头来......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